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爱地人无地自容和中国摇滚1992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7 17:51:17

儿童咳嗽药排行榜
儿童祛痰药有哪些
儿童祛痰药有哪些

黑豹首张专辑的香港版本

中国摇滚的1992从“黑豹”开始

三八妇女节当晚的“我是歌手”,由前“零点”乐队主唱周晓鸥()演唱的一首《无地自容》,无疑是节目当晚最具话题性的一首歌曲,更是勾起了许多老歌迷脑海里的中国摇滚记忆。当然,关于周晓鸥这个版本与“黑豹”前三位主唱、峦树和秦勇的比较,更是其中少不了的一个环节。

《无地自容》这首作品出自“黑豹”乐队的首张专辑。这张专辑最早在1991年由“劲石音乐”发行于香港。不过,真正为更多歌迷、尤其是华语主流市场歌迷都开始了解,还是之后“滚石唱片”发行这张专辑的缩混版,并向整个两岸三地推出后。这一年,是1992年。

中国摇滚不是源自1992年,但中国摇滚又是源自1992年,这话听起来相当矛盾和有悖于逻辑,但又是两种?斫夥绞较碌牟煌结论?

在1992年之前,中国内地有摇滚吗?无论是以有无乐队、有无专辑、有无演唱会的角度来讲,都已经有了。比如1979年冬,由万星、李士超、马晓义和王昕波组建的“万里马王”乐队成立;1989年,发行了被他自己认可的第一张专辑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,也被认为是中国摇滚的开篇之作;1990年2月,包括“宝贝兄弟”、ADO、“唐朝”、“呼吸”、1989和“眼镜蛇”在内的六支乐队,更是联合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了“90现代音乐会”,成为了中国摇滚乐队的第一次集体亮相,和公开的现场演出。种种迹象表明,中国摇滚绝非始于1992年。

然而,1992年之前的中国摇滚,至少从群体的角度来讲,又是不健全的史前时代。除了崔健已经超前的用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和《解决》两张专辑,确定了自己独特的音乐风格之外,其余的乐队,尚还处于摇滚的懵懂期,在摇滚的路上为了知道该怎么摇滚而努力着。因此,1992年之前的中国摇滚,从音乐的结果来看,也可以说是崔健一个人的中国摇滚时代,对于中国摇滚这个集体属性明确的定义来讲,这,显然是残缺和不完整的。

1992年发行首张专辑的唐朝,是中国第一支重金属乐队;首张专辑的台湾滚石正式版、《中国火壹》不是中国摇滚第一张合辑,全是最为成功的一张合辑之一

窦唯离队后陆续由峦树和秦勇接任主唱,也成为黑豹的分水岭

1992年的三张摇滚专辑

如果说“万里马王”乐队的创立,标志着摇滚乐在中国的萌芽;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的发行,代表着中国摇滚乐的一个起点的话,那么1992年,中国摇滚乐则真正以群体化的面目,登上了历史的舞台。而这个标志,就源于三张专辑。

1992年12月,台湾“滚石唱片”分厂牌“魔岩文化”下属的“中国火”,同时推出了三张专辑,它们分别是《唐朝》、《黑豹》和《中国火壹》。前两张是乐队的同名专辑,后一张是包括来自沈阳、北京、西安、香港等地的九支乐队和歌手的合集。

其中,《黑豹》这张专辑,实际上早在1991年就已经面市。虽然因为落选了“90现代音乐会”,乐队成员甚至还因此抱着痛哭。不过,“黑豹”乐队随后却因为参加1991年3月的“深圳之春现代音乐节”,从而被香港著名经理人陈健添看中,并签约于他自己的公司“劲石音乐”(Kinn’s Music),到了8月份就推出了乐队的首张同名专辑,这也让“黑豹”乐队成为中国摇滚史上,第一支以乐队名义出版创作专辑的摇滚乐队。而具有历史传承意义的是,录制这张专辑的录音师,正是当年“万里马王”成员之一的王昕波,也就是中国摇滚乐早期最为知名的录音师老哥。

邦 乔维(Bon Jovi)和“”(Guns N’Roses)式“硬摇滚”和“流行金属”的骨架,再加上像《Don’t Break My Heart》深诣港台流行音乐思维模式的摇滚情歌,“黑豹”很快就成为了当时香港流行乐坛的黑马,不仅登上了排行榜的冠军,更因此出口转内销式的荣归故里,而《无地自容》等歌曲更是广为传唱。

不过,由于台湾“滚石唱片”在1990年下半年,就与“劲石音乐”展开合作,并在香港成立经理人公司,而“劲石音乐”旗下所有艺人的合约也因此过渡到了“滚石唱片”。但由于在交接过程中的一些原因,导致延付“黑豹”酬劳,甚至让各种盗版于此空档期乘虚而入,也让“黑豹”乐队经过重新制作后首张专辑的发行,推迟到了1992年12月。为此,“滚石唱片”还曾经在内页上郑重向“黑豹”乐队致歉。

而同期推出的“唐朝”乐队,则更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因为乐队在有着传承于象征华夏盛世的响亮名字的同时,却把玩着“重金属”这样一种纯西方、纯现代的摇滚音乐形式。这种古今穿越的效果,也成为了当时“滚石唱片”的促销点,并且让“唐朝”的出场显得戏剧感十足。与此同时,有关于吉他手老五练琴导致昏厥等等传奇故事的传播,再加上中国摇滚乐史上首次祭出的“重金属”概念,不仅以励志故事的作用,影响了之后以“迷笛”为代表的中国式摇滚理想主义的诞生,也让中国摇滚乐继崔健在精神内容、表达方式、汉字结合等定义之后,走入了曲风分类时代。此后的中国摇滚乐,才真正百花齐放。

《中国火壹》的出现,则又是对当时中国摇滚乐集体生态的一次象征全景的展示。ADO的从容、“面孔”的张扬、“红色部队”的自嘲,以及的诗意等等,也一下子拉宽了之前由崔健确立下的中国摇滚定义。无论是音乐曲风和技巧的表达,还是音乐内容与精神的呈现,都真正宣告了中国摇滚作为一个集体的来临。

呼吸乐队1988年即与滚石唱片签约

1992年的另一支乐队

其实,同样也是1992年,就在《唐朝》、《黑豹》和《中国火壹》三张专辑上市前,还有一张乐队专辑,以近乎于默默无闻的状态,悄然面市,这就是“呼吸”乐队的同名专辑。

事实上,相比“黑豹”与“唐朝”,“呼吸”乐队更早与海外唱片公司接触,并且在1988年就已经和“滚石唱片”签约,而当时,后来的主唱卫华甚至还没有加入乐队。不过,由于崔健经济人Kenny Blue对于卫华的欣赏,因此在卫华加入“呼吸”乐队后,还是被其挖角,以歌手的身份签约,这也导致“呼吸”乐队还没有完成与“滚石唱片”的合约、甚至没有录制一首歌曲的情况下,在白拿几个月工资和一万元设备费之余,与卫华一起离开了“滚石唱片”投奔Kenny Blue而去。

1990年,以卫华个人名义发表的《太阳升》专辑于海外发行,由于当时乐队还没有固定的鼓手,因此这张专辑也是用鼓机代替了真鼓进行录制。不过,由于“我那封死的喉咙,渴望歌唱”这样的歌词,被理解为具有敏感的寓意,因此这张专辑反而没有批准在国内发行。直到两年后的1992年才被解禁,并且在赵牧阳加入乐队后,加录了真鼓部分之后,才由中国广播音像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。

但相对于“黑豹”和“唐朝”的专辑,“呼吸”乐队无论是音乐上的影响力,还是专辑的销量,都无法与之比拟。一者,是因为乐队的音乐在意识上的过于拔高,以及在形式上的不确定,从而导致音乐内容的空洞和风格的不够鲜明;二者,相比于“滚石唱片”对于“黑豹”和“唐朝”,尤其是后者定位极其准确的商业操作,甚至是借用文化煽动购买欲的推广,以及内在上通过贾敏恕、陈柔铮等台湾音乐人,帮助他们于音乐视野上的开阔和拓展,硬件设备上的支持与协助,内容创作上的文化引导,都让这些乐队表现出了超越当时阶段的水准。

而“呼吸”乐队的音乐,则还停留在草莽的阶段,粗糙的线条加上模糊的棱角,也很难引起歌迷的共鸣。即使如此,卫华高亢和极具穿透力的嗓音,以及她泼辣、外向的舞台风格,还是让当时的“呼吸”乐队,在极少数的现场演出机会中,没有吃过亏。

的《今天的一切》是1992年中国摇滚很具代表性的一张专辑,可惜一直不太被人注意

1992年的另一位歌手和另一张专辑

除了“呼吸”,1992年的中国摇滚乐坛,还有一位歌手也发行了一张专辑,但在“黑豹”和“唐朝”的光环下,也同样被忽视,甚至于后来,在中国摇滚的历史中,明显还被忽略了。

这位歌手就是常宽。17岁就参加了“86东京第16届世界音乐大赛”的常宽,虽然在复赛阶段就被淘汰,但却因此而成名,并在同年就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《奔向爱的怀抱》。

1989年,常宽和张卫宁、陈劲组建了“宝贝兄弟”乐队,并在一年后,就参加了“90现代音乐会”。与同时期北京的摇滚乐队相比,当时的“宝贝兄弟”,不仅成员都长着可爱且稚气的娃娃脸,而且以常宽为创作主导的音乐作品,在内容中也没有太多意识形态的东西,而更多一些青春叛逆期的个性表达。两年后,常宽与香港的“大地唱片”签约(许多资料都显示常宽与香港“百代唱片”签约,但后者当时仅仅只是发行商),并发行了《重新计划现在》专辑。相比崔健的尖锐和“唐朝”从历史的角度寻找文化认同感,常宽的专辑,则既有“玩世不恭”、“作风不好”和“城里人”这种点到即止的自嘲和批判,亦有“嫁我一世好吗?”、“爱谁”和“感受明天”这种花前月下的软性情歌。但对于听惯港台情歌的歌迷来讲,常宽的音乐还是显得杀气重了点;而对于以崔健定义中国摇滚的歌迷来讲,又觉得角度、立意缺乏独特之处。

1992年,常宽发行了签约“百代唱片”后的第二张专辑《今天的一切》,这也可以说是常宽最为优秀的一张唱片。和崔健早期的经典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如出一辙,与崔健不同龄但同代的常宽,同样在专辑里融合了大量不同的摇滚元素:布鲁斯摇滚的“今天的一切”、雷鬼的“给你的Reggae”、根源摇滚的“我的Rock & Roll”,以及民谣曲风的“最好的结果”等等,几乎每首歌曲都会变换一种编曲风格,而这也是早期中国摇滚音乐人的一种默契,想要通过这样一种多角度的涉猎,去构造自己尚未成型的音乐线条,与其说这是一种想要表现自己音乐技巧广博的野心,不如说是一种处于成长探索过程中的好奇心。包括之后陈劲的《红头绳》、窦唯的《黑梦》、()的《垃圾场》等等专辑,莫不是如此。当然,这也是后话了。

不过,也许是因为常宽的歌声,既不像丁武的假声那样具有辨识度和个性,又不像雄浑且具有穿透力的窦唯那样震慑人心,而且在创作上也缺乏深刻的寓意和旗帜性的语句,再加上加盟香港唱片公司后,香港公司对于中国内地宣传的不力,《重新计划现在》根本没有引进,浙江音像引进发行的《今天的一切》,在推广上更是远远逊色于“魔岩文化”的力度,所以也让常宽成为早期中国摇滚歌手中,于中国内地知名度最小也是常常被历史忽略的一位。

文/爱地人

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如何判断八字格局高低
腾讯开放平台出品《一步之遥》成绩草根创业中国梦
数万群主申诉无门腾讯被指店大欺客

相关推荐